北京[切換]

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罪成功案例及辯護詞(刑期減少一半以上)

2019/12/1 10:24:47 查看:1120次 來源:趙榮烈

  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成功案例

  這是在山東省濰坊市為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罪被告人楊某某辯護成功的案例。在該案例中公安機關認定被告人楊某某構成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罪,其發展的下線人數達1000余人。經過我(趙榮烈律師)的辯護,最終法院認定其發展的下線人數僅為502人,正好減少了一半。

  同時,經過趙榮烈律師據理力爭和強有力的辯護,法院最終認定楊某某為從犯;最終僅判決3年零4個月有期徒刑。而根據最高院的量刑標準,組織、領導的參與傳銷活動人員累計達120人以上的,應當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。以楊某某的涉案人數502人來計算,原本應當判決7年以上有期徒刑。所以刑期足足減少了一半以上。

  該案被告近四十人,開庭3次累計達8天,最后一次開庭甚至開到凌晨2點鐘才結束。

  這起案件,在濰坊應該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涉案人數最多,涉案資金最大的一起犯罪案件。

  這起案件判決結果公布之后,很多律師向趙榮烈律師請求借用判決書來參考的,希望可以借鑒這份判決書的辯護模式來說法法官對被告人從輕、減輕處罰。以下是辯護詞原文及判決書部分內容:

  辯 護 詞

  尊敬的審判長、審判員:

  山東濰坊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楊中仁家屬的委托,指派我們作為其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案的辯護律師。接受委托后,我們會見了被告人,查閱了相關卷宗,了解了基本案情,現針對本案的事實與證據,發表辯護意見如下,供合議庭參考:

  一、 楊中仁主觀惡性低。

  1、因涉案“某某商城”公司為濰坊市主要領導考察指導工作的單位,作為普通民眾的楊中仁,他與本案其他的受害人無異,主觀上認為,既然是政府支持的項目,又有央視等可信度非常高的媒體報道的公司,就肯定是合法的,所以他由此被蒙蔽。

  2、沒有人會意識到這是犯罪行為,因為本案中所有的參與的會員,沒有人會意識到自己走在違法犯罪的道路上;如果是意識到了,那么沒有人會加入,也肯定不會投幾十萬進一個正在實施犯罪行為的公司里面去。從這點上來說,楊中仁與普通的會員并未二致,主觀上并無明顯的惡意。

  二、客觀上不但未獲益,還損失了不少錢,也是受害人之一。

  從客觀上來看,楊中仁本人陸續投入44萬元,到最后血本無歸,也是受害者之一,并未從中受益。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是以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為目的,是有非法的受益,但是從卷宗中可以看出,楊中仁并未在這個案件中獲益,他自己的錢是被他人所吸收了,從很大程度上講,楊中仁也是本案的受害人之一,公安機關在退贓時,實際上應該也把楊中仁投入的錢一起作為贓物予以返還。

  三、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人數有異議,證據存疑,不足以采信。原因有如下三點:

  1、楊中仁名下的分支王村月,以前是隸屬于薛偉明下面的,因為薛偉明偷王村月的積分,王村月就不在薛偉明下面干了,后來經過劉某某的介紹,王村月就把王村月發展的會員放在楊中仁的下面。所以王村月發展的這部分人員,應當從楊中仁直接或者間接發展的會員人數中予以剔除。

  2、楊中仁名下的另一個分支鄒某甲,鄒某甲是張玉今的兒子。張玉今有自己的工作室,她一直是獨立發展的,直到后期楊中仁花錢買了積分升級后,她才移入到楊中仁的名下,她發展的人員楊中仁都不認識。所以,鄒某甲(張玉今)及其發展的人員,也不能計算在楊中仁發展的人數之內。

  3、本案中大量的存在實際為一人,卻用了多人的名義進行注冊的現象。其中很多注冊的會員都是別人用來頂名的。以楊中仁本人為例,他所發展的人員中,就分別以孫某某、楊中云、楊經、楊玉艷、楊波等十幾個人的名義進行注冊,這些人均系他的親戚,實際都是他一個人注冊的,目的是為了多賺點提成。

  因為公司規定自己買沒獎勵,推薦別人買有獎勵,所以就導致很多人都是自己拿錢,卻是以好幾個人的名義去買的。類似這種情況還是非常多的,比如張玉今用她和她兒子鄒某甲、她母親的名義注冊賬號。在前幾次的庭審中很多被告人的回答也證實了這一點,就是在發展的會員的統計上,是存在很大問題的,大量的存在一人用多人的名義進行注冊的現象。我們認為,不應以公訴機關起訴書中指控的人數進行認定,這樣的認定存在證據不充分,事實不準確的嚴重問題。

  四、對所做的筆錄內容有異議,不足以采信。因當時公安人員在把楊中仁送到看守所體檢完后,天色已晚,辦案人員就把之前對其他人做的筆錄進行了簡單的修改,就催促楊中仁趕緊簽了字。但內容并非是楊中仁本人的意思表示。從其他同案犯的筆錄也可以看出,很多內容都是雷同的,這也佐證了楊中仁本人的說法屬實。

  在本案庭前質證環節,幾乎所有的被告人均提到了這一問題,就是辦案機關在進行詢問時,并不是采取一問一答的形式進行的,而是把提前制作好的筆錄打印出來,其內容并非是被告人自己的供述。辯護人建議法庭在審理本案時,能以當庭調查認定的事實為準,而不以辦案機關制作的具有嚴重瑕疵的筆錄作為證據使用。

  五、本案應屬于單位犯罪。

  本案是以公司對外進行宣傳并發展會員,并以公司的名義進行吸納資金的,所吸納的資金也都全部交給了公司,并被公司進行了處理。所以,從行為的主體來看,應該是公司的行為,而非個人行為。因此,辯護人認為,本案系單位犯罪。

  六、楊中仁屬于初犯,偶犯,之前無犯罪記錄。

  七、楊中仁系從犯,起次要作用。

  楊中仁在本案中并非是領導者,他所處的等級比較低,在他的上級劉某某、梁某某等均未到案,且劉某某的上面還有丁東波等,所以楊中仁在本案中所起的作用較小。

  公司給予楊中仁所謂的“策發委”的名號,其實就是一個虛構的無任何實際意義的名號。是后期公司為了再吸納一部分會員資金而創設的一個名號,經過本案前期調查核實,其實有這個名號的人,并不在公司實際擔任領導職務,也不承擔任何實際管理職能,像這樣有稱號的人,多達一百多個人。所以,并不能因此認定楊中仁具有領導作用。

  八、楊中仁自愿認罪悔罪。

  通過楊中仁的陳述可以看出,楊中仁在本案中均能事實求實的講述自己的行為,并認罪認罰,也希望法庭能從寬處理。

  綜上,鑒于被告人楊中仁在本案中具有以上從輕、減輕處罰的情節,雖屬受害人,卻積極認罪,建議合議庭依照新刑事訴訟法的規定,對其從寬處理,判處其適用緩刑。

  辯護人:

  山東濰坊律師事務所 趙榮烈律師

  二O一九年五月八日

  趙榮烈律師,以實力辯護,靠能力說話。有法律疑難,可以電話交流。


關于我們|業務介紹|加入律圖|幫助中心|網站地圖|意見反饋 >>

Copyright?2004-2020 成都六四三六五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蜀ICP備15018055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(川B2-20160341)

含羞草app视频在线观看